湖北港口鄉行政手段禁塑:3萬人5個月沒有使用一次性餐具

发表时间:2019-10-17 00:57

今年4月6日,該鄉發出《關於禁止使用一次性餐具的倡議書》後,工作人員採取入戶文宣、扼住源頭、日常巡查等措施,全面杜絕一次性餐具的出現。

該鄉採取一系列行政手段促成了3萬人習慣的改變。餐館老闆對有疑問的顧客說,消了毒的餐具,比一次性餐具要衛生;村民辦酒席時,桌上擺的是廚師帶來的餐具。習慣變了,環境也跟著變,道路邊樹枝上,再也見不到廢棄的一次性餐具了。

WechatIMG448.png

湖北咸寧市崇陽縣港口鄉,自從禁止使用一次性餐具後,全鄉街道乾淨整潔。受訪組織供圖


港口鄉禁一次性餐具取得了成效,還未開展禁塑胶袋。張朝暉介紹,塑胶袋充斥著生活各個方面。即便村民不再使用塑胶袋,但各式各樣的塑膠包裝袋還在,“有沒有新材料可以替代塑膠?這是解决‘白色污染’的關鍵。”


清華大學教授、合成與系統生物學中心主任陳國強對上游新聞記者介紹,聚羥基脂肪酸酯有像塑膠一樣優异的聚合物性質,容易被降解。生產基地已投產,但大規模的生產受限於價格,“兩毛錢的塑胶袋,這種新型資料要賣一元錢。”


鄉里廢棄的一次性餐具占垃圾總量四成,擁有13個行政村3萬多人的港口鄉,境內大小河流眾多。2017年4月,港口鄉落實河庫長制工作,清理河道垃圾成了日常工作。


10月11日,港口鄉黨委書記張朝暉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,清理上來的垃圾,幾乎全是一次性餐具和塑胶袋。退水後,塑膠垃圾更多。受此影響,他找到了鄉環衛所負責人,得到了一組數據:一次性餐具占每日垃圾總量的四成、塑胶袋占了兩成。

基於此,張朝暉動了在全鄉範圍內禁塑的想法。今年4月,咸寧市啟動“五線五治”工作,其中一項為:村莊沿線,治髒、治亂、治差、治污、治本。


“我們鄉大部分垃圾是一次性餐具和塑胶袋,塑胶袋的替代品難找,一次性餐具不一樣,可以禁下來。”港口鄉鄉長湯明春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,今年4月初,落實“五線五治”工作時,張朝暉在鄉黨委會上說出了上述話語,黨委班子全部贊成。旋即,鄉里出臺了《禁止使用一次性餐具集中攻堅專項整治行動實施方案》。


上游新聞記者梳理該方案發現,圍繞禁止使用一次性餐具這個目標,該鄉成立了專項行動小組,鄉、村兩級幹部全員上陣。整治內容分為集中整治一批、建立檢查台賬、建立長效機制。《方案》強調:“對拒絕配合執法行動的,依據產品品質法等法律、法規予以處罰。”


張朝暉介紹,該鄉量販店內售賣的一次性餐具,有很多是三無產品,經不起查。


WechatIMG449.png




落實不力者將被問責,已有村幹部檢討


《方案》出臺後,鄉幹部們忙著抓落實。

“一些一次性餐具的資料有問題,裡面含有有害物質,有害物質遇高溫會揮發,你就吃到嘴裡去了。”小東港村村支書汪正介紹,4月底,他在村民廣場上召開了“灣子夜話”,會上著重講了一次性餐具的危害。此外,他還發了很多份倡議書。


在汪正召開“灣子夜話”的同時,全鄉13所學校也召開班會講解禁塑,學生還將倡議書帶回家,讓家長簽字、提意見。

除廣泛宣傳外,該鄉在扼住源頭方面也想了很多辦法。


鄉民婚喪嫁娶辦酒席時會請流動廚師。該鄉共有20多名流動廚師,劉義軍是其中一位。他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,4月30日,流動廚師被叫到了鄉政府開會,並宣佈以後酒席用的碗筷由他們提供。鄉政府給予了流動廚師每人1000元補助款購買碗筷。酒席吃完後,碗筷由流動廚師負責清洗,“以前都是辦酒席的村民自行購買一次性碗筷。現在清洗碗筷加大了工作量,人工成本也高了。禁塑之前我們每桌收加工費50元左右。禁塑之後每桌漲了10元錢。”


上游新聞記者瞭解到,早餐店也拿到了200元的補助。


村民金敏慧介紹,以10桌酒席為例,她要比平常多支付100元。但購買塑膠碗筷也需要50元左右,“差價不多,能接受。”

沈女士開的家福批發量販店,是鄉里的大量販店。沈女士稱,逢年過節,一次性餐具的銷量最好。即便如此,利潤也在70元左右,“不太在乎這個利潤,市場監管所來我店裡文宣禁塑時,我就答應了。沒賣完的,全都退貨了。”


10月11日上午10時,港口鄉政府工作人員的微信群活躍了起來,專班工作人員正在量販店、餐館檢查“禁一次性餐具”工作。

張朝暉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,針對落實不力的行為,鄉紀委會視情節採取約談、處理等措施。現時,已有幹部作過檢討,暫無被約談和被處理的。


“5月中旬,一戶村民辦酒席,桌上鋪了一層透明的塑膠布,我認為這不要緊,結果在大會上念了檢討,禁塑工作馬虎不得。”一比特村幹部說。


WechatIMG450.png

每年近億噸一次性塑膠製品成垃圾


5個多月下來,港口鄉已無人再使用一次性餐具,這超過了張朝暉的預期。


“以為會遇到阻擾,沒想到這麼順利。”張朝暉總結出了三個原因:通過行政手段禁塑、村民意識到對自身和環境的危害、一次性餐具本就是碗筷的輔助品。


張朝暉下一步想在全鄉推廣禁止使用塑胶袋,但有個問題在困擾著他。張朝暉說,塑胶袋與生活息息相關,目前來看不可替代。舉個例子,可以帶著布袋去超市購物,但還是要把菜放進一次性塑胶袋中去稱重。退一步講,即便不用塑胶袋了,可太多商品用了塑膠包裝。


“鄉鎮地域小,人際關係密切,禁一次性餐具容易。限塑這麼多年,效果不是很明顯,關鍵還是沒有替代品。”張朝暉介紹。

塑膠暫不可替代,白色污染隨之而來。


10月12日,清華大學教授、合成與系統生物學中心主任陳國強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,港口鄉用行政手段推行禁塑工作,對减少“白色污染”的危害有積極意義,“可放眼全球,這個意義有點杯水車薪。”


陳國強介紹,1907年,美國科學家列奧·亨德裏克·貝克蘭,注册了專利“Bakelite”,這標誌著塑膠時代的開啟。從此之後,塑膠以其良好的資料效能迅速普及。在過去的50年裏,全球留下了高達70億噸的塑膠垃圾,被稱之為“白色污染”。


陳國強稱,現時全球每年一次性塑膠製品就達1.2億噸,回收利用的超10%,12%被焚燒,剩下的近億噸塑膠製品全留在了土壤、空氣和海洋中,成為垃圾。


陳國強介紹,塑膠最大的危害在於,它是高分子聚合物很難降解,“每年800多萬噸的塑膠垃圾沖進海洋中,形成了相當於法國那麼大的“塑膠垃圾群島共和國”。更可怕的是,塑膠垃圾產生的微粒,通過海產品進入人體,給健康帶來巨大傷害。”


WechatIMG451.png


替代塑膠新材料全面鋪開受制於價格


禁塑,遏制白色污染已成了全球的共識。


上游新聞記者梳理發現,2018年10月24日,歐盟會議準予,從2021年起禁止使用一次性塑膠製品。2018年3月,海南省發佈禁塑令:分行業分類別全面禁止生產、銷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膠製品。9月9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舉行第十次會議,審議通過的《關於進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》指出,積極應對塑膠污染,要牢固樹立新發展理念,有序禁止、限制部分塑膠製品的生產、銷售和使用。


找到塑膠的替代品成了突破口。陳國強在聚羥基脂肪酸酯的研究與應用上取得了成就,這是一種可降解的“生物聚酯”資料,“通過微生物發酵產生的,對人體和環境無毒無害。”


陳國強對上游新聞記者介紹,聚羥基脂肪酸酯有著和塑膠類似的結構,囙此有著和塑膠一樣的物化性質。早在2017年,這項科技已進入產業化階段,生產基地已經投產,可以生產低成本的聚羥基脂肪酸酯,“如果普及開了,完全可以替代塑膠,那就能遏制住白色污染。”


“全面普及還是受限於價格,量販店裏2毛錢的那種塑胶袋,用聚羥基脂肪酸酯要1元錢。塑膠價格低,但沒有計入環境成本,全部由社會承擔了。”陳國強說。





分享到: